买二手房
栏目导航
  1. 查房价
  2. 买新房
  3. 买二手房
  4. 找租房
  5. 找商铺
  6. 装修家居
  7. 房产快讯
  8. 海外房产

买二手房

主页 > 买二手房 >

薇娅“塌房”:微博、抖音、淘宝直播账号被封商业版图前途未卜

发布日期:2021-12-24 13:08   来源:未知   阅读:

  几乎全年无休的薇娅终于可以歇一歇了。日前,有着“带货女王”称号的薇娅,因偷漏税被查。

  12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部门公布了对网络主播黄薇(薇娅)偷逃税案件的处理情况:经查,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

  对此,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薇娅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随即,薇娅夫妇相继发布了道歉信。目前,薇娅的微博、抖音、淘宝直播、小红书等平台的账号都已经被封,这在某种程度上宣告薇娅正式告别了直播带货这条赛道。

  疫情以来,直播电商迅猛发展,但刷单、乱收坑位费、数据造假、偷漏税、等行业乱象也阻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今年5月,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预示着监管对直播带货的约束不断收紧。

  事实上,不单单是薇娅,行业头部的主播都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资料显示,在监管加强巡查后,行业内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尽管在薇娅被罚后,李佳琦也回应公众表示,“感谢关心,我们经营一切正常。”而罗永浩罗永浩所属的公司的相关人士也对外表示表示:“我们没有问题“。

  显然,薇娅因偷漏税被罚后,不但自身的直播事业难以为继,也标志着行业迎来了拐点。随着监管与相关法规的到位,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直播电商将迎来真正意义上的下半场。

  在此前的双十一狂欢节预售期间,淘宝直播数据显示,薇娅直播销售额为82.52亿元仅次于李佳琦的106.53亿元,而第三名雪梨直播销售额仅为9.3亿元。

  毫无疑问,薇娅是直播电商赛道的“带货女王”。同时,这些年薇娅夫妇及其家人也构建了自己的商业版图。

  天眼查信息显示,薇娅(黄薇)共关联16家公司,2019年至2020年期间,薇娅先后成立了11家个人独资企业及合伙企业,包括上海达颀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达未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巴蔚企业管理咨询中心等,其中浙江自贸区薇艺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自贸区薇锋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杭州谦壹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21年7月起先后注销,最近注销的企业为杭州谦壹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注销于12月3日。

  同时,薇娅夫妇还与其弟弟黄韬三人有多家共同持股企业,其中,杭州谦壹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刚于不久前注销,合伙人包括黄薇(薇娅)、董海锋(薇娅丈夫)、黄韬(薇娅弟弟)等。

  值得注意的是,与薇娅相比,董海峰名下担任法人的企业数量、规模更为可观。天眼查信息显示,董海峰目前担任法人的企业有20家,有一家处于注销状态。其中,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谦寻控股”)作为集团公司,名下有4家控股公司,业务也不再局限于薇娅相关。

  实际上,早在今年10月底,就有消息人士向新消费日报爆料称薇娅涉税务问题将被封杀,不过传言一度因薇娅直播间的正常运营而被外界认为是谣言。

  11月,雪梨、林珊珊就曾因偷漏税被罚款近亿元,且淘宝店铺、微博账号等均被封。业内一度以为薇娅已经安全落地。但12月20日的通报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此前的传言。

  根据杭州市税务部门的通报,此次偷税情况主要涉及黄薇本人,并未提及丈夫董海峰、弟弟黄韬等。

  而黄薇担任法人的上海蔚贺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独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等成为其虚假申报偷逃税款的重要途径。

  通报称,黄薇通过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虚构业务,将其个人从事直播带货取得的佣金、坑位费等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取得收入,未依法申报纳税。

  “薇娅不能被复制,因为只有一个薇娅,但可以复制更多头部主播”,谦寻控股总裁赵冉曾公开表示。

  目前谦寻旗下已经签约超50位主播,除小侨Jofay、安安anan等达人主播外,还有明星主播林依轮、李静、海清、李响、大左、李艾、高露等。

  在谦寻控股背后,资本力量也很强大。董海峰持股46.12%,上饶嘉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8.42%,苏州君骏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9.64%,海南云锋拓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持股5%等。

  其中,苏州君骏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背后LP包括人寿保险、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有限合伙)等;海南云锋拓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背后则是马云与淘宝中国。

  薇娅本人虽未直接持股谦寻控股,但其通过持有上饶嘉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5.30%的股份,间接持有谦寻控股股份。

  据直播行业从业者透露,谦寻控股、美腕等企业已经开始产业化运营直播电商,培养主播、代运营、供应链已经实现一体化。

  但当监管落地,薇娅夫妇的商业版图也将面临调整。毫无疑问,随着薇娅被查,其在微博、淘宝直播、抖音、小红书等平台的账号被封,这注定薇娅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告别直播电商赛道。

  在薇娅道歉信发出后不久,董海峰也发布道歉信表示,自2020年11月至今,其终止了所谓的税务规划统筹,按照45%个人所得税率全额缴纳薇娅相关税款,并主动补缴在此之前的不合规的相关税款。“我没有帮薇娅做好相关保障工作,以至于薇娅最终因税务问题被处罚,我无比的内疚。”

  薇娅被罚的背后,是行业拐点的到来。监管对野蛮生长的行业合规化运营的要求所致。

  今年5月,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特别提到税收问题并规定,直播营销平台应当提示直播间运营者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或税务登记,如实申报收入,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直播营销平台及直播营销人员服务机构应当依法履行代扣代缴义务。

  除了已经被处罚的薇娅、雪梨等主播,昔日快手的“头牌”辛巴,不但因燕窝事件饱受争议,其与平台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作为抖音带货的标志性人物罗永浩也渐渐淡出直播电商赛道打算重返科技行业。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黄伟认为,目前来看,事后监管是我国对于互联网直播监管的主要手段,如约谈、罚款、责令整改、关停、吊销营业执照等,政府部门同样主要通过人工抽查、网民举报、记者暗访等方式来发现违法违规现象。对于直播电商,要加强事前、事中的监管,充分提高监管的技术水平,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有效识别违法违规行为,及时处置一批有典型意义的违规案件。

  此次薇娅被调查过程中,也曾配合并主动补缴税款5亿元。也正是综合考虑了相关情况,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才做出上述处罚。

  中国新闻社评论显示,在规范网络直播行业税收秩序过程中,税务部门始终秉持着宽严相济的态度,为网络主播们的“自我救赎”打开了一扇窗,在税务总局发布的上述通知中明确指出,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

  就在整个直播电商行业向头部靠拢的过程中,头部主播被查,让整个行业意识到合规化运营的重要性,同时也让行业的未来的形势充满变数。

  “头部主播强势的议价能力,让不少中小主播必须在流量和利润之间做选择。”上述业内人士对新消费记者表示,虽然品牌方对这种打乱价格体系的做法也有意见,但还是向流量低头。

  零售行业专家凌飞宇透露,头部主播坑位费等成本对企业造成了一定负担,或许未来在头部主播效应消失后,企业会将重点转向自建直播与中小主播。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曾公开表示,直播带货乱象频出的根本原因在于直播竞争生态的失衡。“从‘全网最低价’退出江湖开始,头部主播们低价的优势标签正在逐步弱化。直播本没有错,错的是重重套路玩法下商家和主播之间无序的内卷,降低了用户的消费体验。”

  而随着监管不断收严,直播电商的乱象有望结束,直播电商的合规化运营将成为下阶段相关企业迭代的方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